许魏洲:我只是短暂地红了一下 算不上流量

2019-10-27 22:50 来源:互联网

许魏洲

许魏洲

许魏洲

许魏洲

  在优酷热播剧中,许魏洲和乔欣上演了一段甜蜜浪漫的爱情故事。

  说到许魏洲是一个怎样的人,很难用几个简单的词汇来形容。十几岁痴迷金属乐,在学校里疯狂甩头唱歌的他,大概没想过将来自己会成为一名演员,能以各路角色去体验人生的诸多可能性,“还年轻嘛,多经历一点好。”

  他喜欢摇滚,会弹吉他,学了十年拉丁,最后却走上了表演科班之路。他喜欢在舞台上肆意张扬的演唱,也喜欢在荧屏上演绎不同的人生,为人处世随和,骨子里又带着一种坚韧劲儿。

  生活中,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猫奴,喜欢养猫、健身、玩游戏、打篮球,同时也是个温暖贴心的人,会给妈妈亲手做生日蛋糕,参与动物保护等公益事业。在他身上有着许多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反差萌。

  身处喧嚣中,你很难在许魏洲身上察觉到左右逢源的成熟与老练。讲起自己小时候听的歌曲和好友组乐队的时光,他眼神中透露出对未来的确切和期许,依然像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  

  我和迟信

  都是严谨派

  饰演电视剧中的迟信,让许魏洲体验了一把当“电视制作人”的感觉。

  剧中男主角迟信是一位对工作、生活追求完美主义到极致的电视PD。没接触过的职业背景、没演过的角色让许魏洲产生好奇,同时也让他犯难。询问了很多从事这行的朋友才了解到,真正的电视PD非常辛苦,每天要熬夜想创意、几乎没假期。但做好了准备功课的许魏洲,很快就找到了人物感觉。

  “迟信是一个很典型的处女座,他对工作的要求非常高,在各方面都很较真,细节控、凡事都有Plan B,是个对任何事都追求完美主义的处女座直男。”谈到角色的爱情观,许魏洲的理解是,迟信感情上就是一个“练习生”。“他性格傲娇,不会把爱和喜欢挂在嘴上,真的喜欢上,就像老男孩情窦初开,害羞又别扭。所以处理感情问题时,非常钢铁直男。”

  生活中的许魏洲跟迟信一样,属于严谨派,凡事都会做最坏的打算,然后再想一个能托底的Plan B,在工作上对自己要求比较高。“我会有一些完美主义,虽然没有他那么挑剔,但同样都是钢铁直男。”

  对于许魏洲来说,拍梦幻偶像剧很多桥段和台词会很中二、跳脱,很难让观众有代入感。偶像剧是很套路的,可套路实际更难,因为套路之下还要走心。“所以,我们只能尽量调整,更贴切生活一点。后期我们把剧本都丢掉了,自己演,保持迟信的状态。很多说话的语气,包括相处的模式都是我自己的话。”

  A 音乐

  只要站上舞台,就会“人来疯”

  除了演员之外,许魏洲还有另外一个重要身份,歌手。

  高中时,他曾与一群年纪相仿的朋友组成了一支名叫EggAche的地下乐队,主要做翻唱。开始是单纯觉得好玩、宣泄,从玩摇滚到翻唱《It’s My Life》,接着做重金属。

  对摇滚的热爱曾让他一度风云校内,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,特别嗨、特别燥,甩着头,但绝对不会有女孩追。“17岁第一次听到金属乐时,就像找到了归属,感觉这就是我想要的。那时玩得还小有名气,从没有一支年纪那么小能玩重金属摇滚的乐队。”

  舞台上的许魏洲,有些“人来疯”,会表演猛甩头。“我们还翻唱过国内前辈霜冻前夜的歌曲,演出的时候特别癫狂,脖子都要甩断那种。”

  可惜,没多久,这支名字格外不靠谱的乐队解散了。作为主音吉他手的许魏洲与其他几名来自不同学校的好友,组建了一支新派金属风格的乐队,名为“PROME”。取自于古希腊英雄——普罗米修斯(Prometheus)的前五个字母。寓意用自己的音乐打动人心,给人以光明与希望。

  当时,许魏洲每个月的零花钱都用在了买乐器和排练上。“我第一把琴是Ibanez的270,两千块,是我用存了很久的一笔压岁钱买的。拿到那把琴的时候特开心,感觉整个人都变好了。每个周末我都会提前把作业写完,然后开始练琴。”那会儿去不起好的排练房,只能去最便宜的“地下室”——一个防空洞,他们在里面打鼓、弹琴、唱歌。结束时,每人都会凑出几十块钱来平摊场地费。在紧张的课业中,许魏洲也会抽空和队里朋友一起写歌、编曲、跑演出。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,不作为投资参考,创业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szq.fu08.com/20191027/106435.html
富临创业网首发:许魏洲:我只是短暂地红了一下 算不上流量

延伸 · 阅读